昔加末风灾摧残数区‧树吹倒‧屋顶飞‧玻璃破(柔佛‧昔加末10日讯)上週六傍晚一场狂风暴雨,导致柔佛昔加末旧市区及周遭地区多棵大树被强风吹倒,压损许多民宅和建筑物,部份人家的屋顶更完全被吹走,甚至有酒店的落地玻璃因这次的风暴而破裂,强风力度吓人!这场狂风暴雨是上週六傍晚6时许开始下起,昔加末多个地区皆受到波及,受影响地区包括昔加末旧市区、麻坡路一带住宅区与附近甘榜、青年路一带和北根冶美等。除了多处有大树被吹倒之外,许多房屋也被狂风掀开,住家屋顶受损,有的更严重到整个屋顶被吹走,形成“无顶房屋”;路旁也能看到被大树压毁或被强风吹倒的摊档。不过,目前仍无法确定受影响的住户人数。站数小时等清理路口倒树昔加末区消拯局局长艾扎指出,昔加末市区与太子城消拯局的3辆消防车和15名消拯人员,从傍晚7时开始就一直忙着执行任务,直至隔天凌晨12时30分为止,就连消拯局的电话也几乎没停过,共接获20通投报电话。他说,上週六的民众来电,主要针对树倒阻碍道路或树倒影响房屋。这次的风灾使受影响的居民必须清洗家里至深夜,有的居民也因为树倒阻挡回家的路,被迫在路口呆站数小时等候。一些居民则自行清理倒地的树木,以电锯逐步清理树木,以便道路能够儘快通行。狂风暴雨也导致甘榜博拉达莫哈末路的一间住宅被榴槤树压毁,住在里头的一名67岁男子也因此受伤。除了市民住家,在受影响地区可以见到一些被强风吹得变形的招牌,被拔地而起的告示牌、被吹倒的电线柱子等,情况严重。据民众透露,上週六的雨势和强风非常吓人,许多行驶中的轿车都不敢继续前行,而是停在一旁等候,以免发生意外。受访者提到,他们在强风吹起时,也都不敢外出;区内一家酒店的落地玻璃也因为这次狂风暴雨而破裂。昔中课室屋瓦吹走上週六的暴风雨,也波及昔华中学,校内除了停车房局部被树木压毁,该校李氏基金楼的屋瓦也在强风中受损,E座和A座课室的部份屋瓦也被吹走。该校校长郑文添说,校方保安人员于上週六傍晚7时15分左右致电通知他,他便与另两名副校长返回学校了解情况,看到有学校範围内的树木倒下。週日照常上课由于担心倒下的树木会影响校车週日出入,他们于是自行拿起电锯清理树木,直至晚上9时才处理好相关事宜。该校週日照常上课,没受影响。他说,校方暂时无法估计损失,但会即刻找人进行维修,校方也已经提醒学生切勿靠近相关地方。民众目睹下冰雹20分钟有部份受访者透露,他们上週六也在暴风雨中亲眼看到天空下起冰雹,这些冰雹有约50仙般和手指尾指一个指节般大小,足足下了近20分钟。冰雹打在屋顶上发出与雨声不同的声音,且落地不久即融化。在青年路经营烧焊喷漆汽车修理厂的黄树发说,当地于上週六傍晚7时左右开始下起大雨,他见外头吹强风,不敢外出而呆在店里。不久,他听到屋顶发出不一样的声音,原来是下冰雹。“大概15分钟后,我看到屋顶被强风轻微吹起后又落下至少3次,之后我的屋顶就整个被强风吹走,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幸好没人受伤。屋顶被吹走后,冰雹依然还在下,直接落在我的店里,冰雹落地后不久就融化了。”他指出,他店的屋顶才更换逾一年,没想到现在却发生被强风吹走的事。“其实这里3年前也曾刮起强风,但力度没这次严重。”另外,他逾10年前也曾在昔加末旧市区看到下冰雹的情景。卫长促灾民呈资料国大党昔加末区国会议员兼卫生部长拿督斯里苏巴马廉和行动党利民达区州议员陈正春週日也前往巡视受影响地区,作进一步了解。苏巴马廉促请受影响的民众前往报案,拍照提呈给福利局,并希望受影响居民能够把相关资料交到他的服务中心。各造将针对此事进行商讨,看看如何给予受影响民众协助。苏巴马廉指出,根据他所获悉的资料,在格美律区估计超过50户居民受影响,但真正的受影响人数仍有待确定。“我今天前往各区了解情况,我的选区内麻坡路、甘榜博拉达等都受影响,巫罗加什也有局部受影响,而隔邻选区的青年路情况应该较为严重。”另一方面,陈正春直言,这次暴风雨的灾情严重,受影响地区也很大,很多民众受波及,暂时无法正式统计受影响人数。“我已经前往甘榜天猛公、麻坡路和首相花园了解情况,居民如果需要协助,可以跟我联络。”吹走帐篷颳倒橱柜在家族于青年路经营的店内上班的19岁女子玛哈蕾珠蜜说,上週六下起狂风暴雨时,其兄长的摩多正停泊在店外,附近的一个帐篷被强风吹来,当时哥哥为了避免摩多被帐篷波及受损,跑到外头準备移开摩多,没想到背部遭帐篷弄伤。“我赶紧叫哥哥返回店里,以免再受伤。”她说,帐篷后来又被强风吹到更远处,与原本的所在处应有超过100米的距离。隔邻的诊所也被强风吹得店里的橱柜都翻倒,可见强风的力度惊人。她指出,她也接获朋友通知,指在哈山路一带看到冰雹,她则没有看见下冰雹的情况。榴槤树倒下屋主遭屋樑压伤脚甘榜博拉达莫哈末路一家民宅被强风吹倒的榴槤树压个正着,屋内男主人的右脚被倒下屋樑弄伤,缝了5针,所幸妻子及孙女没有事。67岁的奥玛哈山透露,他与妻子西蒂碧娜顿及5岁孙女诺克斯汀娜居住在该处,上週六事发时,他们3人都在家。右脚缝5针“当时我在厨房,我妻子和孙女则在客厅。突然,屋子后方的榴槤树倒下,压中在屋子厨房範围。”当时,他吓得跌坐在地上,幸好榴槤树的枝干撑着树身,所以树身没有压倒他,只是他的右脚被屋樑弄伤。他说,妻子和孙女在事发后逃出屋外,妻子较后将他拖出来,再由亲戚送他到医院治疗,右脚缝了5针,而头部也擦伤。‧2014.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