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掸尘来源:正见网

中共十九大闭幕后,中国各地掀起学习十九大报告风潮。中国海南南海佛学院官方微信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发文称,在十二月十一日举行的「海南省佛教协会学习十九大精神培训班」上,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印顺和尚说:自己已经手抄三遍十九大报告,还準备要再抄十遍。印顺和尚表示,中国共产党是当代佛菩萨。并说:「十九大报告就是当代佛经,闪耀着共产党信仰的光芒。」他还说,佛教徒要「做到知党爱党、与党同心同德、听党话跟党走。」

据悉,此文一经传出,招致网友骂声不断,有人质疑他念的是什幺经。因此,该微信号文章现已全数被删除。

揭秘魔王的魔子魔孙

把中共十九大报告比作佛经的文字能被删除,可上述文字所传达的信息却是真实存在的。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能说出这样的话,中国佛教的现状就不难让人理解了。中共治下的佛教与传统佛教相比,除了和尚的服装比过去华丽、重建的寺庙比过去宏伟壮阔外,真正佛教的内涵已蕩然无存。

印顺和尚表示「中国共产党是当代佛菩萨」。这种说法毫无佛学常识。佛也好,菩萨也好,都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而中共是什幺?它是一个政党,这个党是由无数党徒组成,它是一个集合的概念,怎幺能够与独立的生命相类比?连最基本的佛教名词都分不清楚,这个佛教协会副会长的佛学修养可见一斑。

「十九大报告就是当代佛经,闪耀着共产党信仰的光芒。」印顺和尚的这句话真让人莫名其妙。佛经是什幺?那是当年佛陀说过的话,后人回忆着记录下来的。不是佛陀所说的话,根本就不能称为佛经。中共的十九大报告是佛说的话吗?从根本上讲,共产党的信仰与佛教信仰大相径庭,佛教是把佛、菩萨当作神来信仰和供奉的,而中共宣扬的却是无神论。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则》明确规定「党员不準信仰宗教」。为什幺?因为中共党徒要是信了教,就不是一个无神论者了,从本质上来讲就不是一个中共党徒了,所以它是绝对禁止其党徒信仰宗教的。在共产党的意识範畴内,是把神佛排除在外的。而从本质上说,共产党本身就是一个具足了所有邪教内涵的邪教,所以它圈着自己的党徒既不能退党,又不能信教。而印顺和尚竟然能从中共的十九大报告中读出佛经的意味来,这样的和尚还是和尚吗?他倒象极了一个中共官员。

可是他确实是个和尚。这个印顺和尚曾就读于云门佛学院禅修班,还曾在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研究生进修班学习,获得过佛学博士学位,为临济宗第四十五代衣钵传人,在佛教界拥有相当多的荣誉和称号。人们不禁要问,这样享有盛名的大和尚怎幺会如此的无知?连最基本的佛教名词都搞不清楚。现在的寺院中有多少按照传统的佛教内容在修行的真和尚。

印顺和尚能将中共的报告与佛经混淆到这种地步,绝非一日之功。看看他学习及升迁的过程,人们就会明白,他所学的什幺禅修、哲学、佛学等,中间夹杂着多少中共的私货。他不处处看中共的脸色行事,他能得到「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的职务?中共开的佛学院所传授的内容还有佛经吗?即使有,头脑中装满了中共意识形态东西的和尚对佛经也只能是批判的学习。按照中共安排的课程学,自然就会把佛、菩萨这些神圣的词语当作为中共及其官员进行包装的帽子。

而中共对佛教的渗透与破坏更是由来已久。《九评共产党》中讲:「中共对佛教的破坏确实是从『统战』一些出家人开始的。它甚至派出地下党员,直接打入宗教内部进行破坏。文革的一次批判会上,就有人质问时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的赵朴初,『你是共产党员,为什幺信佛教?』」赵朴初的政治身份就是共产党员,可他本身又是佛教协会副会长。谁能说顺印和尚不是秘密的中共党徒呢?其实有没有这样的身份都无所谓,他的表现就是一个穿着僧袍的中共党徒。

一九五二年「中国佛教协会」成立时,中共就派员出席。会上许多教徒,就明确提出佛教的清规戒律应该废除,并说这些典章害死了许多青年男女。这是佛教徒应说的话吗?如果没有中共在私下做工作,怎幺会出现如此违反佛教传统的言行?

有这样一个佛教故事:「魔王波旬对释迦牟尼佛说:『你要教化众生得引进新人吧。你老人家不会拒绝我的弟子接受你的教诲吧。』佛说:『不会。』魔王波旬说:『到你末法时期,我叫我的徒子徒孙混入你的僧宝内,穿你的袈裟,破坏你的佛法。他们曲解你的经典,破坏你的戒律,以达到我今天武力不能达到的目的……』佛祖听了魔王的话,久久无语,不一会,两行热泪缓缓流了下来。」

这个佛教故事与今天的现实太吻合了。现实的表现比这个佛教故事表达的还要严重。印顺和尚号召佛教徒要「做到知党爱党、与党同心同德、听党话跟党走。」这不只是魔王的徒子徒孙混入寺院充当和尚了,而是要所有的和尚成为中共的党徒了。

那幺,今天的佛教还是佛教吗?破坏佛教的是谁?谁又是幕后的黑手?这一切不是很清楚的表现出来了吗?